《电锯惊魂

《电锯惊魂》,系列性恐怖惊悚片,由华裔导演詹姆斯·温(JamesWan)执导。首部影片在2004年1月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同年10月29日全球各地陆续上映,在北美地区带来了5518万美金的票房。由于第一集的成功,在后来的6年内制作组陆续拍摄了6部续作。影片拍摄时间之短、成本之低、票房之高创下了一个个记录,因此它被奉为最经典的恐怖片。该系列电影由于包含过多的暴力与血腥成分,在公映后多次发生观影者被吓晕在影院的事件,建议心理承受力较差和对内脏、肢解等内容敏感者不要观看。

《电锯惊魂》,系列[1]性恐怖惊悚片,由华裔导演詹姆斯·温(James Wan)执导。首部影片在2004年1月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同年10月29日全球各地陆续上映,在北美地区带来了5518万美金的票房。由于第一集的成功,在后来的6年内制作组陆续拍摄了6部续作。影片拍摄时间之短、成本之低、票房之高创下了一个个记录,因此它被奉为最经典的恐怖片。该系列电影由于包含过多的暴力与血腥成分,在公映后多次发生观影者被吓晕在影院的事件,建议心理承受力较差和对内脏、肢解等内容敏感者不要观看。

中文名《电锯惊魂》外文名《Saw》其它译名《你死我活》、《恐惧斗室》、《死亡游戏》出品公司Lions Gate Films发行公司狮门影业制片地区美国拍摄地点美国拍摄日期18天导 演詹姆斯·温(James Wan)

编 剧雷·沃纳尔(Leigh Whannell)制片人格里哥·霍夫曼类 型恐怖主 演托宾·贝尔(Tobin Bell),肖妮·史密斯,考斯塔斯·曼迪勒,贝茜·拉塞尔,雷·沃纳尔(饰 亚当 )片 长102分钟分 级USA:R对白语言英语色 彩彩色

亚当被人扔在有水的浴缸里,他醒来后立刻挣扎了出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败的地下室内,一只脚被铐在一段锈蚀的铁水管上。在他的对面还铐着另外一个人,同样是一位不知所措的被绑架者—–劳伦兹·戈登医生。在房间中央有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点38手枪。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何被绑,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凶手却已将指示留给了他们。那具尸体右手握着一部小型录音机,里面录着绑架者的指令:戈登必须在6个小时之内杀死亚当,如果任务失败,不仅两个人都要死,戈登的家人也会惨遭毒手。绑架者的这些做法不禁让戈登想起了警探泰普正在调查的一个凶手,这个精神变态的凶手喜欢将自己认为没有珍惜自己生命的受害者绑架,让他们在相互残杀中体验生命的价值。他和亚当两人已经成为了凶手的棋子,面临着和从前受害者相似的命运。距离死亡的期限只有几个小时了,可是双方的实力对比又是如此悬殊:凶手似乎对他们了如指掌,而他们却只知道他是一个绰号“竖锯”的精神分裂狂徒;凶手控制着两个人和他们家人的命运,可他们能够从现场获得的蛛丝马迹似乎都是凶手有意留下的;凶手用各种设备掌握着他们的行动,却只给他们留下了两只手锯——它们不足以打开他们的脚链,却完全可以锯断脚腕逃出去。在装手锯的袋子里,放着几张相片,正是亚当受泰普所雇而拍摄的戈登的一举一动。在摄有戈登房屋窗户的一张照片里,戈登医生意外发现了一个人影,正是医院的一名清洁工——赛普。这时他们断定赛普就是“竖锯”。而此时的赛普确实绑架着戈登的家人,并给戈登打电话催促他尽快杀掉亚当(手机只能接听),然而戈登不忍心杀害亚当。戈登妻子与赛普争斗中通话中断,手机通话中断,戈登将手机也抛在了一边,结果戈登妻子得救,赛普逃跑。戈登妻子再度通电给戈登,戈登却由于刚刚将手机抛掉且脚被锁住,无法拿到手机。手机铃声响着,戈登在狂躁与绝望之下锯断了自己的脚,锯脚的过程中手机不再响了。戈登拖着断腿爬了出去。最后,戈登医生以断了一只脚的代价逃出去寻求帮助,而亚当还在那里……

·美国电影协会将《电锯惊魂1》最初定级为NC-17,詹姆斯·温不得不删剪一些内容以达到R级标准。·影片筹拍只用了5天,拍摄仅用18天,所有演员都没有过彩排。·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放映的《电锯惊魂》为NC-17未删剪版本。·影片中的追车场景在一座车库中拍摄完成。·导演詹姆斯·温并没领取预付的报酬,而是选择了分红。·影片中的一些惊恐场景源于詹姆斯·温和雷·沃纳尔童年时的噩梦。

警探埃里克·马修与他年轻叛逆的儿子丹尼尔争吵后,警局呼叫他到竖锯所设计的命案现场作调查,发现他的名字被写在墙上。受害者被一个致命的铁制面罩夹住头部而死亡,面罩上标示著威尔森钢铁公司的标志,马修便召集了SWAT来到此公司的废弃工厂,此工厂为竖锯另一个藏身处。里面有一个摆放多台电脑的控制室,荧幕画面显示著许多受害者受困在一个充满毒气的屋子里,而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他的儿子丹尼尔。电脑旁边有一个计时器,标示著受害者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存活。竖锯就在那工厂里,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旁,因为罹患癌症,看起来非常衰弱。他告诉马修如果他能与他坐下来长谈,他儿子就能安然无恙。在毒气的屋子里,除了丹尼尔,阿曼达也在现场(第一集戈登医生回忆里的唯一幸存者)。逃生的出口会在三个小时后打开,但是沙林毒气正在屋子里蔓延,除非他们能找到解毒剂,否则将会在两小时内死亡。其中一枚就在房间内的保险箱里,打开的关键就在“每个人思想的背后”。泽维尔(毒贩)不顾警告试着用钥匙打开房门,结果触动门上的手枪机关,射杀了正从猫眼向外窥探的葛斯(盗用公款犯)。马修正与竖锯对话,试着争取时间追踪讯号的来源。此时受害者正在屋子里找寻解毒剂,他们在地下室发现留言给欧比(纵火犯)的录音带,得知欧比正是协助绑架他们的人。欧比试着爬入一个火炉拿取解毒剂,结果触动机关而被烧死在火炉里。不久他们发现留给泽维尔的录音带,内容有关泽维尔因贩毒受到竖锯的谴责。房间有一个装满注射针管的大坑,其中一支栓有打开屋内壁柜的钥匙。然而泽维尔并没有自己跳下寻找钥匙,反而把阿曼达丢进去。阿曼达最终找到钥匙,但泽维尔未能及时开门,解毒剂也因此消失了。竖锯透露,屋子里的人全都是马修警探陷害的罪犯,如果他们发现丹尼尔就是他的儿子,对丹尼尔将会极为不利。马修无法忍受竖锯漫无边际的谈话,决定把他所设计的机关图纸毁掉以此胁迫他,但竖锯不为所动。泽维尔脱队自行找寻线索,发现葛斯的脖子后面有一个上色的号码,得知密码就在脖子后面。泽维尔杀了乔纳斯,得到他的号码,继续找寻剩下的四位受害者。此时,他们得知丹尼尔就是抓他们进牢的警探的儿子(线索在一幅照片后面),接著罗拉因毒气而身亡。艾迪森蹒跚的来到一个房间,看到一只玻璃盒子里装有解毒剂,去拿时却无法抽手而卡在盒子里。泽维尔听到艾迪森求救的呼喊,只记下她脖子后的号码就离开了,艾迪森失血过多身亡。之后泽维尔发现丹尼尔的真实身分,追捕他和阿曼达。马修从荧幕上看到这一切,失去控制开始殴打竖锯,最后持枪威胁他带他去那个屋子。他们离开之后,科技小组发现讯号的来源也跟着前往。

恐怖片是花费最少,成功机会最高的影片类型,这种观点曾经被国内导演阿甘阐述过,他之前执导的几部低成本恐怖片在票房上都有不错的表现,按他的话说,是至少没有亏过本。恐怖片成功的因素大部分来自创造性的因素,而不是来自资金上的支持,这也是众多低成本恐怖片大行其道的原因。除了选择了更年轻的导演之外,影片保留了前作主要的幕后制作者,包括摄影、配乐和剪辑等重要工作,这将会保证影片保持一定新鲜感觉之外,前作诡异惊险的风格得到更好的延续,更大的资金注入也许会让影片变得更加精彩,但同时也令人担心这会改变前作特立独行的独立风范。根据导演的介绍,续集会更多地将笔墨放在杀人狂竖锯的身上,无疑这也将会令影片更加阴森诡秘,希望在上一集中就扮演这一角色的托宾·贝尔能够有好的发挥,在《电锯惊魂2》中他的戏份更多,作用也变得更加关键,而在前作中,他的工作只是每天化妆2小时,然后躺在地板的血泊里一动不动而已。

《电锯惊魂》是那种典型地被期望拍摄续集的电影,因为在其结尾,虽然谜团已经被揭开,但仍然有大量的疑问等待着制作者去解答。曾经有许多热心影迷写信到制片公司询问一些故事的细节,而例如“竖锯”的身份等基础的问题也的确需要有人为他们做出解答。从制片公司的角度来看,为做一部独立制作,《电锯惊魂》的成本仅仅120万美元,但是出色的创意和精良的制作掩盖了所有低成本的粗糙,全球票房超过1亿美元,这也为影片的续集埋下了伏笔。原作的导演詹姆斯·温是位马来西亚华人,在执导这部处女作时仅仅27岁,编剧同时担任主演的雷·沃纳尔也未到30岁,原作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这种年轻的创造精神,在续集里他们退居幕后担任执行制片人,将导演的工作交给了更年轻的仅有26岁的达伦·里恩·鲍斯曼。鲍斯曼原本是位音乐MV和广告片导演,该片同样也是他的电影长片处女作,他希望这部续集能够更加侧重变态杀人狂的内心描写,令影迷更加深刻地了解疯狂背后的东西,同时也对影片最后的结局讳莫如深,并解释说这也是影片最大的吸引力之一。雷·沃纳尔担任该片的编剧,而之前他是活跃在澳大利亚银幕上的演员,直到2000年他在《黑客帝国2》露面并以这部影片进入美国电影圈。在该片里,他显示出过人的编剧才华,当然他同时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本行,在该片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在该片中饰演侦探马修斯的唐尼·沃尔伯格在自己20岁前就已经成为超白金销量唱片的音乐组合成员,并且从1996年开始专心投入的电影事业,他曾经在《赎金暴潮》、《第六感》等影片中演出。扮演变态杀人狂的托宾·贝尔之前曾参演过《好家伙》等影片,塑造了一系列生动有趣的小角色,并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表演个性。该片导演达伦·里恩·鲍斯曼在堪萨斯州长大,以极高的热情跻身于戏剧社团。他曾进入堪萨斯大学学习戏剧和电影专业,二年级时转学至奥兰多的电影学院。鲍斯曼在佛罗里达州时开始创作和拍摄恐怖短片,来到洛杉矶后,鲍斯曼涉身电视界,执导音乐电视和商业广告,逐渐出落成为一名独立导演。鲍斯曼说,在他看第一部《电锯惊魂》时,完全被悬疑惊悚的情节深深的吸引了,被现实境遇所迫,这些真切的人们不得不变成魔鬼,这次,他们要聚焦于那个变态杀人狂,让第一部影片的粉丝看到他真正的面目。重新归队的原班主创人马,更高的预算和更高的热情,所有人的目标就是超越首部《电锯惊魂》。与第一部紧张、复杂、惊险、通过闪回逐渐解开谜团的剧情相比,续集直白了不少,因为除去了神秘的面纱且凶手已知,冲击力自然也减半,不过,续集的最大保证是绝对加倍地血腥——极尽折磨的新手段,原班人马的回归,包括第一集中被凶手戴上铁头盔,从人肚子挖出钥匙求生的那位,要满足观众万圣节嗜血的愿望,是绝对足够了。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延续《电锯惊魂》似的叙述角度,电影仿佛更像是一部角色扮演游戏,它不光完全从受害者的角度来讲述案情的发展,让观众通过这种视角身临其境,和受害者一同感受痛苦,也同受害者一起拼命寻找蛛丝马迹,希望逃出生天。种种未知的元素激起无限恐怖。

·影片继续延续了出人意料的情节,为了出奇制胜,影片剧本的最后25页只交给了几位主要演员,甚至导演拍摄了4、5个可用于选择的结尾,以掩人耳目。·全片布景仅用3周时间便搭建完成,该片的美工设计师在一间摄影棚里竟然搭建出27个布景。·影片拍摄只用了25天。·影片最初的宣传海报后来在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要求下全部招回,因为海报画面上硕大的两根手指很明显形成了“Ⅱ”的形状,不符合电影宣传的规则,而且虽然海报上标明影片为R级,但美国电影协会还尚未最终定级。·影片剧本其实改编自导演达伦·里恩·鲍斯曼完成的名为“TheDesperate”的剧本,这部剧本被多家公司屡次拒绝,因为情节和场面过于暴力。后来一家公司预测《电锯惊魂》很有希望爆出冷门,而鲍斯曼这个剧本的风格与《电锯惊魂》非常相似,于是看准时机决定将此拍成《电锯惊魂》续集。·影片拍摄期间共使用了12万支注射器。·当丹尼从阿曼达的手臂上取出注射器时,剧组使用的是仿真手臂。·在马修斯去警察局接走儿子的画面中,警察局的大厅其实是剧组的更衣室。·肖妮·史密斯在影片拍摄期间怀孕,但她一直守口如瓶,甚至导演和制片人都不知情。在一次午餐时,史密斯的女儿将母亲怀孕的消息泄漏给导演达伦·里恩·鲍斯曼。·片中的注射器使用的都是光纤针头,4名剧组人员用了4天才更换完成。·全片是在同一幢大楼中拍摄的。

·警车的侧面映出了剧组人员。·特警队员使用了撞门器,但那扇门是朝外开的。

在倒述的画面里,埃里克·马修警探用水箱盖打断脚踝后逃出了浴室(第二集终结的场景),与阿曼达发生激烈肉搏,最后被阿曼达击倒。在阿曼达离开之前,马修留下愤怒的咒骂,称阿曼达为“贩毒的贱女人”,说她永远不能成为竖锯。在其他倒述的画面里,阿曼达在一开始就一直与约翰(竖锯)共事,遵从他的命令绑架亚当。但事后她回到房间,并以安乐死的方式使亚当窒息死亡。艾莉森·凯莉警探、瑞格中尉以及霍夫曼正在检视竖锯眼前的受害者特洛伊,发现他的机关无法逃脱。凯莉回家时被绑架了,醒来时发现她正处在一个机关内,当试着使用所提供的方法逃脱时,凯莉发现这个机关也是无法脱逃,机关启动后她的肋骨被扯开而死。同时,濒临死亡的竖锯下令绑架两个受害者:医术高明但忧郁的医师莲恩,和一心为死去儿子报仇的父亲杰夫。阿曼达在莲恩的脖子上装上一个颈圈,颈圈上有五个上膛的子弹发射装置,以无线电的方式与拼图杀人狂的心电仪连接。莲恩的游戏规则相当简单──在杰夫完成游戏时使约翰活着,如果她试着逃离侦测的区域或使约翰死亡,她颈部的项圈将会引爆。杰夫的游戏规则就是要拯救其他三位他原本想报仇的对象,帮助他们脱离机关,但他的犹豫不决使得每个人都无法脱离机关而死亡(虽然其中仁慈的法官获救,但在拯救撞死杰夫儿子的凶手时被机关命中而死)。莲恩给约翰做了开颅手术,成功使他活了下来。阿曼达在看了抽屉里留给她的一封信后情绪十分激动,拒绝执行取下莲恩颈圈的命令,并开枪射伤了莲恩。此时杰夫正赶到门外目睹了这一切,愤怒的他一枪正中阿曼达的脖子。阿曼达死去前,约翰告诉她她的表现很令人失望,事实上这是对阿曼达的一个考验。她射伤莲恩而激怒了杰夫,可以说是她的嫉妒使她迈向死亡。拼图杀人狂在最后才说出杰夫和莲恩本是夫妻的事实。最后,约翰要求杰夫能够原谅他,并且告诉杰夫说,杰夫应该为他儿子的死亡负责。杰夫有点迟疑,吞吞吐吐的说他原谅约翰,但却拿了一把锯刀划过约翰的喉咙。约翰死前按下了装有事先录好带子的录音机,内容为你听到这录音就表明是时候收尾了,听到这个录音就说明你失败了必须付出代价。并告知你的女儿正在一个空气不足的房间中,你想找到她就必须玩个游戏。房间的门自动关上,拼图杀人狂死了,莲恩也被炸死。只剩杰夫一人大声呼救

另类杀戮恶魔重演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对于突发奇想的“竖锯”来说,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很简单——没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绑架,没人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诡异破旧的废弃房屋里,只有“竖锯”留下的指示:在指定时间内破坏所有障碍,才能逃出生天。哪怕是死亡陷阱,哪怕是互相杀戮,哪怕是疯狂自残,原来为了活着,人能干出的恐怖事情远远超出想象!变态的“竖锯”老兄依然充当着上帝之手,用恶魔般的形式证明生命之可贵,据说就快不久于人世的他老人家,这次是死前最后一搏,想必血腥程度和折磨人的新玩意升级得不是一倍两倍。血腥智力方程式从两个人的密室“游戏”, 到拘禁八个倒霉蛋进行神经摧残,天才杀手又翻开了新的一章,他可不管选中的受害者愿不愿意,总之这恐怖的活命游戏你玩定了!在不堪想象的恐怖之旅之后,是一个另类的“学习”过程,用痛苦和死亡感受生命的价值与可贵,恐怕也只有这个施虐杀人狂才想得到更精彩更耍人的招术了。悬疑、创意、残忍、变态、血腥、恐怖,残酷,生存游戏一次比一次淋漓尽致、直白露骨。从第一集1800万美元的开画,卷走5500万美元北美票房,到第二集影院发飚,首映当周洗劫了3100万美元,最终还以8700万美元的总票房洋洋得意,《电锯惊魂》在恐怖血腥道德边缘的徘徊,显然很受欢迎。而且,没人需要担心导演编剧的“三部为止”声明,就算变态老家伙“竖锯”真在影片里被癌症折磨得一命呜呼,已经找到的继承人也会代替他接下死神的旗帜,是为票房黑马精神不灭的真谛也。废弃大楼、肮脏房间、遍地血迹、各式各样变态杀人工具加吓得魂不附体的倒霉鬼们,绝望杀戮即将上演,还可以顺便期待一下下个万圣节的电锯惊魂,不亦乐乎。

没了“拼图杀人狂”,还能叫《电锯惊魂》吗?这个喜欢在暗处将人当成木偶操纵的凶手,最拿手的就是残忍且错综复杂的杀人游戏,他的出现,让整个社区以及一直无法成功破案的警察都惴惴不安。故事发展到第三集,出现了两个全新的牺牲品——莲恩·戴伦医生和杰夫,不过故事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和以前的被当成靶子的“祭品”一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会卷入一场怎样也无法脱身的麻烦之中。相信再也没有比这一集影片更震撼的开头了:“拼图杀人狂”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走向尽头,于是,他为自己的死亡设计了一场最完美的游戏“谢幕”。第一集《电锯惊魂》一上映,就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关注,很多看过影片的人,都扬言自己真是被那个“拼图杀人狂”吓到了。2005年,《电锯惊魂2》继续了“拼图杀人狂”的传奇,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与第一集联手摘走了“最成功的恐怖电影系列”的殊荣。2006年,《电锯惊魂3》卷土重来,执导过第二集影片的达伦·里恩·鲍斯曼(DarrenLynnBousman)再次拿起了导筒,翻开了关于“拼图杀人狂”的新篇章,更有甚者,鲍斯曼号称在这里使出了“杀手锏”,力保影片比前两集更紧张更刺激的同时,还带领观众近距离浏览了一下“拼图杀人狂”黑暗的内心世界。第三集故事将会揭露许多以前不曾透露的细节:“拼图杀人狂”故计重施,再次设计了一个杀人游戏,也锁定了目标完成游戏。然而“拼图杀人狂”病了,所以他必须确保自己能够活下去,看到游戏的结局,这也是莲恩·戴伦医生被抓来的原因之一。这一集中,仍然以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屠杀作为故事的支撑点,既有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陷阱,还会看到“拼图杀人狂”不曾展现过的另一面,而且,鲍斯曼还放出话来,胆小者勿买票观看,他敢保证,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看到最后的。另外,喜欢前两部《电锯惊魂》影迷将会在第三集中看到几个熟面孔:托宾·贝尔(TobinBell)继续饰演“拼图杀人狂”;肖妮·史密斯(ShawneeSmith)则是他那有点靠不住的徒弟阿曼达;迪娜·梅耶(DinaMeyer)是凯莉,《电锯惊魂2》中的警探。除了演员之外,同时回归到剧组的还包括《电锯惊魂》系列的两位首创詹姆斯·温(JamesWan)和雷·沃纳尔(LeighWhannell),他们共同为影片编写了剧本。

尽管《电锯惊魂2》最终取得了比第一集更好的影响效果,但导演达伦·里恩·鲍斯曼真的曾对执导第三集故事打过退堂鼓,他认为,由于前两集影片太过深入人心了,已经得到了大众的认可,这无形中就会产生很多压力。他实在是怕让观众失望,但又发现交给别人执导他还不放心以维持影片的完整性,是系列故事应该遵守的法则,好在他非常喜欢第三集的故事,它看起来要比前两集好很多。鉴于达伦·里恩·鲍斯曼对此系列影片的熟悉程度,他的出现也就很容易被广大影迷所接受了。然而,由于影片的成功而引发的续集,一般都是那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能够维持住以前曾获得过的成功,就已经非常不易了,对于鲍斯曼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最难的部分就是如何让观众有新鲜感,并超出他们的预期值,所以不得不为新一集故事加入更多的卖点、更多的暴力,也更激烈、更恐怖。除此之外,还要让故事和角色看起来并不是天方夜谭,显得真实一些。”以雷·沃纳尔和达伦·里恩·鲍斯曼为首,《电锯惊魂3》重新集结了第二集背后成功的制作团队,而且其中超过95%的工作人员都无条件回归,包括摄像和服装道具部门,甚至很多场景,用的也是第二集曾用过的。虽然前两部影片并无实质的连贯性,但第三集确实是从第二集里讲起的:通过“回忆”旧故事的方式来讲述新故事,所以感觉既像前传,又像续集。而且,影片很明显是拍给那些喜欢动脑筋的成年人观看的,叙事形式是倒叙中穿插倒叙,观众只能自己将记忆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电锯惊魂》的粉丝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互联网的论坛上讨论和比较影片中最中意的折磨人的方式,而大多数人选了《电锯惊魂1》中的铁夹陷阱和《电锯惊魂2》中铺满了针的大坑。所以人们难免会期待第三集中将会有更加精细、恐怖的陷阱等着他们,不过目前为止,达伦·里恩·鲍斯曼在这方面还是守口如瓶,估计是想增加影片的神秘性,好给进电影院的观众一个“惊喜”。除了更加惊悚的故事设置,第三集影片还专门描述了一下“拼图杀人狂”和他的学生阿曼达之间古怪的关系,托宾·贝尔认为:“某种程度上,他是一名哲学家,还有点像科学家和艺术家,但是大多时候,他都将自己看成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因为他总是不停地对被自己选中的受害者说:‘你会因此感谢我一整天的。’”同时,“拼图杀人狂”和前两集比起来,也有些不一样了,变得更加丰富。贝尔这次为了这个角色,利用大量的想象做了很多前期的准备,甚至用笔记本记下剧本中描述的关于“拼图杀人狂”的所有生活细节,包括他吃的早餐和宗教信仰,以及他在大学主修的科目。这是关于这个角色延伸出的列表和备注,有助于帮助托宾·贝尔更好的拿捏这个角色。而阿曼达的戏份在这一集中也吃重起来,她和“拼图杀人狂”之间既像朋友,又像父女,但最像的却是师徒——无论是哪一种关系,似乎都被包围在了怪诞的气氛之中。

杀人狂魔“竖锯”和他一手栽培的女助手阿曼达都在第三集里死去,恐怖似乎已经消失殆尽,生活也逐步回复了平静。可是就在这风平浪静之下,一场更加恐怖的杀戮正悄然上演,两个不肯安息的灵魂,依旧游荡在人世折磨那些不爱惜生命的人。警探凯莉惨被谋杀,经验丰富的FBI探员斯特拉姆和皮瑞兹授命前往调查。为协助霍夫曼警探查出真凶,他们不得不得再次踏入“竖锯”设计的恐怖密室,并试图寻找出谜题的答案。此时,反恐特警小组指挥官瑞格却突遭绑架,陷入一场生死攸关的玩命游戏之中,他必须在90分钟内通过层层致命关卡和连环陷阱来解除自己的困惑,要么逃出生天,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瑞格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全市的各个角落,而他身后却留下了越来越多的死尸。霍夫曼警官和两位FBI探员通过一长串隐藏起来的线索,最终找到了“拼图杀人狂”的前妻吉尔·塔克,原来“拼图杀人狂”的真名为约翰·克莱默。在那里,他的罪恶的起源将会一点一点被揭晓,一个玩偶大师的真正意图和用心险恶的计划也将大白于天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