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陆小曼的隐晦纠葛:她为生计写6封信求助他却开出供养条件

。陆小曼“交际花”的称号在她一生的写照里都得到了印证,因为在她六十二年的生命里,,其中不乏有她作为第三者插足他人感情的,即使这样,这些男人也依旧为她痴狂。

陆小曼与王赓、徐志摩都曾是夫妻,后期又靠翁瑞午接济度过了余生,可以说他们与她的关系都是被搬上了台的,唯有她与胡适的关系从未被大众盖章,他两一直以来都是发展的地下情,从未确认过关系,但她最后为生计曾写6封信给胡适求助,可他却开出供养条件。这其中到底有怎么样的爱恨情仇呢?

陆小曼,1903年11月7日出生于上海孔家弄,家中富裕,从小就习得众多知识,此外,她在绘画、戏剧等方面也颇有造诣,同时,她还练得一手很好的英语与法语,算得上名副其实的才女。

1920年,陆小曼的一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因为她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被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聘用兼职担任外交翻译,而后她出色的表现更是被顾维钧所肯定、赞美,于是她逐渐名闻北京社交圈。

陆小曼本就生得好看,又有才华,是人中佼佼者。但性情开放的她也经常出席于各大晚宴和舞会,能说会道的她很快就出了圈,变成了人人熟知的“交际花”。

但陆小曼最终也无法摆脱封建社会父母包办婚姻的“传统”,1922年,19岁的陆小曼离开了学校,奉父母之命回去与王赓结了婚。

对于这桩婚事,陆小曼是很不情愿的,且不说她不喜欢这位父母眼中的如意女婿,就王赓那古板的性子,就让喜爱热闹的陆小曼十分受不了。

婚后的王赓一直专心于工作和前途,对陆小曼所提的要求几乎都回绝了,这让陆小曼十分不满。

后来,王赓被她打扰烦了,就让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兼好友徐志摩陪同陆小曼前去游玩。殊不知,王赓这一举动竟成为了日后他与陆小曼婚姻的坟墓,葬送了一段本就不美满的姻缘。

在与徐志摩多次的交往下,陆小曼逐渐对他心生爱意。陆小曼深知徐志摩与林徽因过去的感情纠葛,但她依旧还是选择了义无反顾爱上他。而徐志摩也同样对陆小曼表达着爱意,虽然不知他这样的做法是为了治疗心里的伤痛还是出于真心,于是两人开始了这段暧昧的感情。

事实上,在与王赓结婚之前,陆小曼就和当时京圈文坛的英年才俊胡适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感情。在一次舞会上,胡适认识了才貌双全的京圈“交际花”陆小曼,且对她评价极高。

他曾这样说:“陆小曼是北平城里一道不得不看的风景”。正是因为胡适的高度追捧,使得陆小曼成为了民国时期家喻户晓的京都名媛。

胡适和陆小曼,一个是文坛新起之秀,一个是万人追捧的名媛,如此才子佳人,自然也相互看对了眼。

他们虽然没有互表心意,但彼此的爱慕之情早已全然流露。这种暧昧的情愫最终也未能得一个善终,因为胡适的母亲在得知两人的事后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最后胡适在母亲的安排下与江东秀结了婚,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面对胡适的懦弱,陆小曼很是痛心,而后不久,陆家父母也为她寻得了一位如意郎君,迫于父母施压,陆小曼最终也回家结了婚。

虽然这段感情以双方成立了彼此的家庭而告终,但面对婚后无聊的日子,陆小曼又选择了继续与胡适保持暧昧关系。胡适自然也是放不下昔日爱人陆小曼,便欣然接受了这种“邀请”。

在此期间,她曾给胡适写过好几封信,信里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二人关系的不一般。

而且陆小曼还明目张胆地将信件寄到胡适家里去,为了不让他妻子发现,也是煞费苦心,她特意用英文写,而且还将字写得又大又丑,以此来掩盖自己的身份。

更为惊人的是信件的署名是“你永远的玫瑰”,而且她还特意将英文的玫瑰(ROSE)一词的“O”画成了爱心形状。她如此行径用胆大包天一词来形容都不为过。

面对陆小曼如此的热情,胡适也自当用尽浪漫来回复她。他曾写过一首名为《花瓶》的现代诗送给陆小曼,诗中言“不是怕风吹雨打”,以现实来看,他们两人能几次背着家人乱搞,也确实证明了他们不怕世人的指责。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人的地下情很快就传到了胡适妻子江东秀的耳朵里。胡适对于这位结发妻子很是不喜,因为她既没有陆小曼的美貌,也没有名媛大家的风范,恰恰相反,江东秀为人十分彪悍,整整就一个“泼妇”形象。对于母亲安排的这位女人,胡适是哑巴吃黄莲,有苦却说不出。他不敢与江东秀公然作对,更不敢忤逆母亲。

于是他只好开始疏远陆小曼,还介绍了自己的朋友徐志摩与陆小曼认识。在王赓不以为然地三番几次叫来徐志摩陪同自己妻子的机缘下,同时感情受挫的两人很快就牵扯在了一起。

而两人的事也随之沸沸扬扬,此时王赓还未同陆小曼离婚,这段婚外情给徐志摩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于是他就暂时去往欧洲求学,以此来逃避这风浪尖口。

徐志摩的离去,又使得陆小曼陷入到孤独的境地中,于是她又燃起了与胡适的旧情,但最终胡适又因为妻子丢下陆小曼而去。

后来,徐志摩回国,在众人非议下与离婚的陆小曼结了婚,对于两人的结合,陆小曼昔日情人胡适可没少帮忙,正是因为胡适,徐申如最后才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

而且,胡适还厚着脸皮让同为王赓和徐志摩老师的的梁启超为他们做证婚人。因为徐志摩和陆小曼都曾试图插足或拆散儿子儿媳的婚姻,梁启超在婚礼上直接对二人破口大骂。这段受尽世人指责与唾弃的婚姻就此开始。

婚后的陆小曼奢靡无度,丈夫徐志摩一直在为着她巨额的日常开销四处奔波,这让公公徐申如对她更是厌恶至极。

而婚后才五年,徐志摩就死于了一场空难。陆小曼对此很难过,但随之而来的问题让她没有了难过的心思。

因为丈夫死了,而她又没有经济来源,一直以来她巨大的开销再也没有人为她买单,日常生活都成了问题。

她思来想去决定写信求助胡适,但几封信下来,胡适依旧没有给钱,直到她写了一封满怀两人过往点滴的信之后,胡适终于给了回应。

之后,在胡适的努力下,还让恨透了陆小曼的徐申如松了口,答应每月供给陆小曼一定的生活费,甚至还联合徐志摩生前好友,一起为陆小曼成立了一个基金会,足够陆小曼安然度过余生了。

但早已过惯了大小姐生活的陆小曼并不想这样,于是很快她便为自己找到了下家,这位下家就是与丈夫生前认识的翁瑞午。

翁瑞午此时也是有家庭的人,甚至还有两个孩子,但陆小曼却甘心做他的秘密情人,因为翁瑞午能长期供给她高额的生活费和吸大烟的钱。胡适在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但一面又向陆小曼开出保养条件,最终,陆小曼拒绝了他的请求,两人便再也没有了联系。

余下的日子里,年事已高的陆小曼也没有了昔日的热情,只是安安静静地度过了剩余的日子。从那一次的诀别,陆小曼与胡适再也没有了瓜葛,两人似乎都从彼此的生命里消失了……

陆小曼这一生,让人不禁感慨,两段婚姻都不得善终,这也只能怪她生来本就多情,对待感情也似乎从未有过真心,冥冥之中就注定了她这一生终将凄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