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帕米尔高原的呼声

皮尤子(右)在妈妈跟前总是依偎需要照顾的样子,而妈妈主要的工作是每天看着他们不要跑远。吴合琴/摄

大公网塔什库尔干6月11日电(记者 王惠 吴合琴)塔什库尔干,一个坐落在高原上的小镇,有人口最小县和区域最大县之称。在这里,当地人将帕米尔高原以外的地方叫平原。除了面对地理和自然条件的挑战外,医疗和教育等民生领域的人才短缺成为当地发展的最大瓶颈。而对于高原深处的农牧民来讲,接受良好的就医条件似乎还很奢侈。

记者从塔什库尔干县(以下简称塔县)县城乘车四十分钟到达塔合曼乡,这里海拔相对其他乡较低,道路两旁的绿色植被和低矮的庄家清晰可见。绕过一个石头垒砌的围墙,拐进一个没有院墙的小屋前,56岁的吐合塔汗正领着儿子皮尤子在院落和邻居聊天。

见有记者来,皮尤子和妈妈一样热情的伸过手握了握,随后身子晃了晃,口中不时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每隔几分钟,他从出口袋中拿出手机“打电话”,说着听不懂的话,手机没有盖子,但还能看到后边的“苹果”图案,那只是一个空壳的手机模型。皮尤子今年25岁,是吐合塔汗的第三个儿子,从一出生脑发育不良并伴有严重的癫痫。而吐合塔汗的其他三个儿子也是残疾,大儿子是哑巴,只有21岁的小儿子稍好些,但均无法自理生活,完全靠妈妈照料,他们每天能做的就是走街串巷,乡里的邻居经常送他们回家。

吐合塔汗妈妈十几年前失去丈夫,没有劳动力,她没地、没牲畜,目前和四个儿子依靠每季度1500元的政府补贴款生活。吐合塔汗最大的心愿是这个四个儿子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而这也是她最大的牵挂。值得欣慰的是,吐合塔汗有一个健康的女儿,现已成家、身为人母。

如果没有相应的福利机构和医疗机构,像吐合塔汗一家深处大山的老弱病残,他们很大程度上可能自生自灭,很多人一辈子没走出过喀什甚至塔县。尽管当地医疗条件和设备得到较大改善,但对于高原深处的乡镇农牧民来讲,享受更好的就医和福利保障依然困难重重,记者走访时发现,这些残疾、无劳动能力的人,很多只是依靠低保生活。

“我们这里缺人,医护人员短缺是医院最大的难题”塔什库尔干县人民医院院长古海尔告诉记者,医护人员短期一直困扰着该医院发展。

记者获悉,塔县医院目前内科医生7名,外科5名,妇科3名,骨科1名,全院包括后勤人员在内共108人。这与国家医疗配备医护人员1:4的比例相比,塔县医院至少还需要140名医护人员。由于人员极少医院一直不敢设急救中心,“急救中心成立至少需要五六个医生、两名护士,目前我们没法做到啊”古海尔坦言。这里的医生通常是“多项全能”,医院没有脑外科,遇有脑科病人只是做保守治疗,严重的送往喀什做手术。一位曾在塔县援助工作一年的深圳医学专家感叹:我们管心肺的就是心肺,绝不会看胃病更别提脑科了,这里的医生太了不起。而这“了不起”的背后更多的是无奈。

县医院如此“用人荒”,乡镇医院有过之而无不及。3000多人口的塔合曼乡医院只有8名医生、2名护士。

尽管有中央政策支持、深圳援疆及自治区医护专家前往当地多个乡镇走访行医,但也是短暂性“止渴”,医疗显然不能依靠“输血”式帮助。今年年初,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前往塔县调研时就当地医疗人才“短板”问题提出培养人才计划,即每年从塔县高考学生中择优录取5名学生,免费或半免费进入新疆医科大学进行五年的医学学习,即使这五名学生没有达到新疆医科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但只要是塔县高考中分数最高的即可录入。这些孩子毕业后返回到当地医院就医,从而增强自身造血功能。

很久没有过静下心来聆听世界的声音了,借着这次一加送测一加银耳2耳机的机会,我又…

青葱手机于2015年底推出第一款产品,在互联网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动作之后,突然偃旗…

小米在今年年初2月份发布以来,首次迎来全面降价。小米官方商城打出8月15日21点~8…

笔记本电脑产品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便携优势,所以一直跟商务办公有着密切的联系,…

LG今年推出的34UC98最大改变在于外观设计。硬件规格方面,34UC98并无明显升级。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