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布朗可能是英国最完美的(组图)

本月27日,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将正式卸任。同一天,财政大臣戈登·布朗将接替首相职位,他和他的夫人莎拉·布朗将成为唐宁街10号的新主人。

两人早期的约会通常会去一些私人酒吧里。不过,他们对早期关系的发展一直保持着谨慎,甚至可以说是太谨慎了。1996年,布朗的一位好友还问他:“公众现在都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

在与莎拉认识之前,布朗还交过其他女朋友,包括新闻播音员希娜·迈唐纳以及罗马尼亚的玛格丽特公主。但他的朋友们都说,布朗并未最终定性下来。布朗的一名朋友说:“莎拉从来不对布朗施加压力,她给了他足够的自由。”

这段曲折的感情经历了很长时间,1998年工党会议后,当时的副首相普雷斯科特对布朗说:“戈登,赶快给莎拉一个名分吧,她是一个好女人。”

1998年,布朗决定让莎拉成为他幕前的女人。布朗的好友查理·韦兰把这件事透露给了一个小报记者。于是,布朗与莎拉一起在饭店里喝咖啡的情形被记者拍了下来,登在报纸的头条上。

2000年,莎拉与布朗在苏格兰正式结为夫妇,媒体终于拍摄到了布朗夫妇亲吻的甜蜜照片。莎拉是个节俭的女人,婚礼上甚至用的是特价香槟酒。后来,他们又在伦敦举行了一场更为盛大的婚宴,布朗在婚礼上发表了富有幽默感的一篇讲话。布朗说,他与莎拉最终“达成协议结婚”。

长期的等待即将结束了,她马上就要手握关键的力量。现在我们可以想象她站在唐宁街10号面前的情景——她走进这座象征首相身份的官邸,巡视着所有房间。现在,里面的一切都属于她。

当然这一切只是人们的想象,没人会知道莎拉·布朗在步入唐宁街10号后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当玛莉·威尔逊第一天来到这里时,她紧张得到生病了;克莱莉莎·艾登在一天早上起床时,发现一名议会官员正坐在她的卧室里;诺玛·梅杰一直想对其中的厨房进行装修,但又怕公众指责,所以一次只能装修一丁点。

不过现在,莎拉·布朗准备挑战这一切。她对于装修的琐碎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她将会是一名有深度、有思想的“”。

或者是害怕媒体的狂轰滥炸,或者是打算保持自己一贯谦逊的本色,至今为止,她还从未接受过任何采访。莎拉·布朗向来是一名低调谦逊的女人,人们还经常可以看到她提着购物袋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在这一切低调的背后,莎拉·布朗其实还是一个聪明而且有趣的女人。

在莎拉和布朗结婚之后,她毅然放弃了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离开公司,开始成为全职家庭主妇,并且转而投身于慈善事业。这一举动使她具备了成为一名“”的条件,这种传统上认为的贤妻良母的生活方式,为她丈夫的事业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她开始全面协助丈夫的事业发展。

布朗经常找不到他的手机,这总让他心浮气躁,而莎拉则总有办法让他冷静下来。小说家凯西·勒特与莎拉已经相识18年,她说:“我从未见过有人能比莎拉更加默默无闻地去支持别人。她看起来非常淡定,总是能让周围的人也随之定下心来。”

在布朗的理智主义下,莎拉总是能够显示出一些人性化感觉,以平衡布朗带给公众的总体观感。以前,布朗甚至在浴室中都会拿着他的经济报告,而现在,在莎拉的影响下,他更喜欢谈论他帮儿子洗澡的事情。

莎拉生于1963年,出身于一个家教很严的家庭,她的祖父是一名传教士,父亲伊安是一名出版商,母亲宝琳是一名老师。她在苏格兰长大,7岁那年,她的父母离婚了。母亲独自抚养莎拉与她的两名兄弟长大。现在,莎拉也在从事关于单亲家庭的慈善工作,与她一起从事此工作的还有著名作家罗琳。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在莎拉生下儿子约翰后,罗琳还专门到医院去探望。

大学毕业后,莎拉曾经与被部队革职的空军卢科维克一起生活过。多年后,卢科维克回忆起当年与莎拉在一起的日子时,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莎拉的一名朋友也说:“莎拉能跟周围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她知道怎么去投人所好,特别是那些跟她一样很有趣的朋友们,她知道怎么去跟他们相处。”

工作后,莎拉一直处于非常努力的状态中。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充满干劲。她的第一份工作是为品牌咨询公司沃尔夫·奥林斯工作,专门致力于替工党设计品牌及形象效应,包括工党会议及党内相关事务的形象设计。也就是在这时,她开始走进了布朗的视野。

莎拉认识布朗时,她已经拥有自己成功的事业——当时的她已有一家成绩不错的公关公司,她与她的搭档茱莉亚·霍伯斯班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吸引了不少知名企业成为公司的客户。

莎拉辞去工作的理由除了要当丈夫背后的女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让人开心的理由:她第一次怀孕了。然而,不幸的是,小婴儿珍妮佛来到这个世界不足10天就因病夭折,布朗夫妇的这一遭遇也引发了全国性的同情心,当他们带着悲伤的神情离开医院时,媒体记录下了那一刻。女儿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莎拉一直忙碌于回复那些寄给他们夫妇的慰问信。随后,她开始创立一个儿童慈善基金会。

对于她所负责的慈善工作,莎拉一直充满热情地致力其中。她经常在自家举行筹款活动,并且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感激那些帮助她工作的人。

现在,莎拉·布朗所面对的这份全新的工作——一份让诺玛·梅杰偶尔会想跑到电梯里放声尖叫的工作、一份让玛莉·威尔逊觉得已变成一个花瓶的工作,一份让切丽·布莱尔近乎成为英国公敌的工作,但对于莎拉·布朗来说,以她的性格和个性,她应该完全可以经营好这份工作。(本版文字黄子虹)

Leave a Comment